詹沉肆。

住宿的一条老狗 不定时更新。
酷哥本人。热圈混得少。
扩列走腾讯991822493。←大量三次日常慎戳。
垃圾画手,也写小学生文章,偶尔搞搞翻译。

喜欢的人 不拒同担。
→詹姆斯麦卡沃伊←
→塞巴斯蒂安斯坦←
→迪克格雷森←
→彭于晏←
→Bridge←
→K ELEVEN←
→鬼卞←
※婉拒女友粉 不把rapper当idol※

常年深居欧美,关键词EC/盾冬/贾尼/dickdami/jondami/kontim/jaytim
cp洁癖,一切对家不接受。
轻微雷盾铁绿寡
!!豹雷米攻!!
cp不上升真人,圈地自萌。
不爽别看 谢谢:D

【双北无差】-急脾气- (一发完)

大概是国庆最后一篇。


撒班主/何二月(斜线无意义)

一篇并不怎么样的清水,都老年人了不开车了。

OOC是我的。


招牌破败,笼上一层沉重灰色;红门蒙尘,石柱为萧瑟秋风剐割。昔日戏班今当改头换姓,而这接手的竟还是自己那过往的徒弟,如今的京城名角——何二月。

撒班主背了手,眼睁睁看着那一副招牌被拆卸,再由下人挂上崭新的“何家班”。油墨味儿都没散尽呢,他想,小孩儿还是那么心急。


他捡来何二月是在一年的二月,数九寒天,转眼就是新年。小孩儿瑟缩在院门的一角,脸蛋儿倒是干干净净的,一副薄衣显然不足以抵御冬日霜霰。孩子...

【空军组】失而复得 一发完。

誓不白嫖,随手码的段子,当个小玩意儿看看就行。

OOC是我的。


Collins踏上归途的火车,他上去的晚,车厢里挤满了人。士兵们在低声交谈着,有关回家的欣喜与天空中那架英勇的飞机。

那是Farrier,Collins想,唇角略微上扬,倒也似是骄傲。

火车的环境并不理想,只是回家的欲望掩盖了糟糕的条件,没有人抱怨硬邦邦的座椅或是不那么完美的毛毯。Collins裹着毯子,边角处已有些磨损了,姑且还能御寒。

窗外是无边的夜色,浩浩荡荡笼罩了整扇天空。他靠着玻璃,右颊冰凉的触感令他清醒许多。Farrier在哪呢,他暗自琢磨。倚靠着座椅与窗户的夹角,玻璃上映出自...

【双北/撒何】-执迷不悟- ABO双A 双特工AU

虐向慎入。

很久没发东西希望大家记得双北圈还有这么一个写小学生文章的家伙

其实上周就写好了(……)

LOFTER最近这个搞得太严一直没发出去。气得要死。

不是车,少许x描写


拙笔见谅。

OOC是我的。


直接戳下面的链接就好。


石墨文档

AO3


梗其实是原空间的,加上之前读恶之花的时候觉得这句很带感就瞎写了点东西。

微博上骚话看多了,以后还是写小甜饼。


应该吧。

群宣。
就一雙北同好交流群。
ball ball u 來玩啦。
沒啥破規矩 改名片就行。
歡迎各路同好分享資源!
群号:648587052
另外打算建一個明偵角色衍生語c,有意請戳991822493
沒了 沒了 没屁放了。

(悄悄說今晚就要更文啦。)

調了點垃圾色。老鄧實在太好看啦!

【双北】 -汝之永恒·番外 外激素- 撒天才×何香水

 开学低产期。坑我慢慢填。

没车了 汝之永恒系列到此全部完成,整合版有时间再搞一下。

总之,已经是个高二的养老人士了,很感谢诸位的喜欢与建议,以后越来越忙估计写东西的时间也不多了。更新就随心情尽量保证一周一篇。

没屁放了。


 外激素


一支精巧的玻璃器皿,映衬着其内糅合有纯黑郁金香提取物的透明液体。浓郁的花香调,由浅入深地在桃色香水中律动,馥郁且华丽,恍若为神祇踏足的伊甸园。

何香水接过鬼化学递来的一瓶香水,纯黑郁金香经提取化作这瓶诱人的液体,蜜桃色在灯光下添了几抹鎏金般的韵调。满含着花果的香氛,融合有一种...

【双北/撒何撒】 -汝之永恒·番外 乍见之欢- 患者副院

 双北无差。一个无脑甜饼。

食用愉快。!


以及两个写在前面的严重的问题:

双北有没有同好群之类的(……)在学校大概只能上上QQ

以及明天返校啦,住校缘故就只能每周回家写点东西


乍见之欢


1.

撒贝宁最近怪得很,天天捧着自己的电脑乐呵呵,也不知道在嘚瑟个啥。王鸥天天看着撒贝宁在自己身边绕来绕去,吓出一身冷汗。

“撒贝宁,我可告诉你,我是你的经纪人,不负责跟你炒CP”

“我知道,鸥经纪人,你觉得我去整容怎么样?”

身为一名温柔体贴,尽职尽责的经纪人,王鸥听了都想打人。...


【双北/撒何】 -汝之永恒·终章- 双侦探

结尾的比较仓促

拙笔见谅。


Chapter 11


终章


子弹擦着面庞呼啸而过,水洼里映出何侦探持枪的手略微发颤。很显然,作为一位只负责脑力劳动的侦探先生,他并没有多少机会拿起着些枪支。

似是要枯萎腐烂的灯光在头顶闪烁,何侦探并不太擅长躲避,未敛好的身影伴着灯光映衬在水洼里。身后是一阵凌乱且嘈杂的人声,混合有啐痰的声音。

鲜血不是甘露,用它浇灌的土地不会有好收成*

人们在受伤,鲜血沾染了这片土地。何侦探厌恶极了鲜血,这些红色让他感觉身处死亡的深渊。但是这件任务没有怜悯可言,他不得不在支援到来前拖延住时间。这不是什么好差...

【双北/撒何】 -汝之永恒·拾- 双侦探

合了合内容两章合一章来写 

因此下章为完结章。


前文:1.  2.  3.  4.5.  6.  7.  8.    9.


拙笔见谅。


 

 

 

Chapter 10


膝下一阵生疼,血水与污水混合着流去,一束昏黄的灯从额顶照下,灯链与天花板相连处吱呀作响。

何侦探怀疑...

上一页 1/12